1709

小说:星际回收商 作者:紫判官 我要报错
    真不知道尊上是怎么想的。隔代亲再亲也不能这么明显吧?没有天理了,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不平。

    策神处理完所有积压的公务,召来两位王相,询问他们新王交接仪式的进程。两位王相把筹备情况汇报一番,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汇报的,刚刚开始,人员名单也才汇集,还没有成形。策神大为不满,“这可不行。”他说,“名单你们拿个大概出来,我来勾选。不用考虑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在王朝只有新王的利益,没有各方存在,我也靠后。”

    两位王相马上把大致的名单增多给策神,策神当着他们的面快速的勾选,打印出来,交给他们,正色道:“你们两个是筹备负责人,下面这些名单就这样,正式的名单后面,有候备名单,正式名单上有谁玩忽职守,有谁有意外,直接从候备名单直从前至后依次递补。这是一件大事,将来会成为两王权力交接的规矩,一丝一毫的差错我希望都不要出,否则将来会被后人反复说道的。你们去吧,马上调集人过来,不管是谁接到调令马上用星际传送阵传送到这里来听候命令。任何人不得耽误片刻,任何方面不能拖慢他们的行程,否则直接免职,交由执法殿论处。明白吗?”

    “明白!”两位王相很郑重的接过名单,去做事去了。

    三个月以后,策神见到了他的儿子,也就是新王上,这一次他确认自己的儿子长得比自己显老,已有十六七岁大少年的模样,举止谈吐都很沉稳,只是眉间那一抹的厉色表明这个少年不得了,手段不会温和。不过,这不是他关心的,同一首歌一个人唱一个调,也许在儿子的手里,王朝发展的会更精彩。“以后就看你的了。”他说道。

    “还要父王多多指教才成。”儿子很客气,客气的让策神脸上浮上假假的笑。

    “我可不管,我这个王上就是一个过度,当初是你爷爷逼着我我才不得不接手的,这样吧,从现在起你就视政吧,有些政务从现在就交由你来处理,咱们是父子,没有那么多的规矩,非得到了交接后才行。来,这些你来处理,两位王相会配合你。你要是有什么调配人手,不用等到你上位后,现在就可以,只要是你认为合适的人,你想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我的想法,我呢巴不得早一点轻松起来,黑水星那边的事对我来说更重要。”

    新王上看了看策神,见策神不是说假话,便道:“我手中倒是有些人,但是我和他们没有接触过,不敢轻信,暂时还要父王的人手来维持运转,调整是以后的事情。至于政务,我会随时向父王请教。”

    “不用,不用,你可千万别找我,真的,你做出的决定出了结果你就知道好与坏了,一个决定,不到最后,谁也不清楚会变成什么样子。好了,就这样吧。”

    策神笑,新王上手里有名单,名单都没有用了,父王雷森大肆清理的人大都是新王名单上的人,新王一出来,就急着联系那些人,可九成的人联系不上。倒不是他监听新王上,而是那些人早被执法殿给监视了,一发现同一个号段不停的联系这些人,他们马上就行动了,反查过去,却发现是新王上,就报到他这里来了。好家伙,这一下新王上就得慌了脚,那些名单上的人大都是雷蓝依儿的老人,还有几个和天机仙音有关,为了他,这两位前王后也是做了一回好人,把家底都交给了新王上,可惜的是,外面雷森不吭不声的给打包收拾了。

    新王上联系的人还有一些没有被执法殿发现的,执法殿殿主向策神请命,策神让他去问尊上,尊上很干脆的下令,统统请回执法殿调查。若是平时,还会有人跳出来反对,可是执法殿早就打出了尊上的旗子,所有人都噤声,尊上办事,无人敢发出杂声。

    “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雷森刺了策神一句,见策神面色不变,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又有些无奈,这个世界敢不卖他这个尊上面子的也仅仅有眼前这一位,偏偏是奇了怪了,越是这样,他还越是稀罕策神,感觉策神是独一无二的,尽管是独一无二的会气他。

    “想喝仙道茶,等你退位后,他的三仙物供应就不走王朝了,由我单独给你。灵药灵果,每年也给你一批,你是拿去送人,拿来烧柴沤肥,还是做丹药随你的便。你父王我对自己人从来不小气。你也莫要担心少了你的东西。你父王我不是那样的人。”

    策神噢了一声,声音淡然,“没有必要,三仙物我只能一开始好奇用过一回,尝过味道后也就是那么回事,茶叶和我种的茶没法比,一股子怪味。仙桃还行,但也不如优好改变良后的桃子鲜,仙莲子嘛,那东西要是依赖上了,绝对没有好事等着。就是能快速的靠着它提升修为,看似节省了时间,提升的快,可是我可不信那比实打实的升上去的好,早晚会把欠下的时间债还清还掉,所以那些东西我少用,就是我的老婆除了喝几口仙道茶,吃几个桃子外,仙莲子也不会用。反正吧,她们就是抱着修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就是不飞升成仙,能修个半仙活上一千来看也挺好。我们都不是贪心的人。仙道茶,仙桃可以多给点,仙莲子就算了,我可不希望我身边任何一个人用那玩意。谢了,父王尊上真是大方。”

    这明明的嘲讽雷森如何能听不出来,不过,他没有发作,就当没有听懂一样,这样的对话他不是经历过一次两次,早就习惯了。不过,他还是说道:“你是在嘲讽我。我知道,在你眼里面,我做事有些不近人情,可是那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处处考虑亲情,让别人满意是普通人的事情,阶层越高,地位越高,亲情这东西越发的不重要,还会成为个人的负担。特别是掌控天下的人,讲亲情往往是把自己弄死。所以啊,你怪不了我,至如今,你儿子也要做王上了,你和他讲了多少亲情,还不是客客气气的,和我有什么区别。”

    策神语塞,确实他和自己儿子之间有一道不可见的墙,想亲近也亲近不了,就像两块磁铁,同极的,你进他退,他进你退。他叹了一口气,“真是悲哀。不过,父王是你尊上,是这个宇宙最了不起,最伟大的人,我怎么敢嘲讽你,不过我这个人啊,只会说真话,真话啊,可能难听了些,听到心里有虚的人耳朵里就听出了嘲讽的味道了,因为这样的人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最不肯的就是听别人说不好听的话,凡是不好听的,含混的话在他们耳中都是含有歹意的,恶毒的。我知道父王不是那样的人。”

    “我……”雷森发现自己要是和策神斗嘴多半是要吃亏的,只是他可不想这样,于是他道:“我说的也是实话,你和你儿子之间可有亲情?要是有,说来听听,我很喜欢听?”

    策神放下笔,眼神看着雷森,聚起光来,却不说话。雷森扭头迎着策神的目光,面上嘲讽的笑容满是,“怎么不说话?是没有想好怎么说,还是没有话可说?”

    “不是没有想好,实在是不想说而已。我这个人啊最喜欢说实话,而你久在天上云中,脚不沾地,最听不得的也是实话,所以啊,我看,你还是别问了,我也省点口水。”

    “你错了,我最喜欢听的就是实话,你是不是以为这些年我对王朝事务不管不问,什么都不知道?哼,我告诉你,除了你的那些官员外,这个王朝几乎所有的宜居星球我都去过,我在普通人中间,听他们怎么谈论天下大事,怎么评论他们身边的长官。你再高明,你的举措再好,都要在末端上显示出效果才行。你别以为你是什么超智脑,这天下就能完全处在你的监控之中了,我告诉你,官吏奸似鬼,你再圣明也难完全打败他们。你那些举措是我坐在王宫里,拍拍脑门,扭扭屁股,动动手腕做出来的,其实到了下面全不如你意。而你自认能监控天下,坐在这里一动不动,就能得到天下所有的信息,天真,白痴!”

    策神不干了,“好好说话行不行,不要动不动骂人,好像多彰显素质似的!”

    雷森手指着策神,笑道:“看看,你还说你喜欢说实话,我看你是喜欢听给别人听,别人要是说给你听,你就不能接受吧!老子我说的也是实话,你就是天真加白痴!”

    “人身攻击了啊!”策神抗议了一句,不过,他很快承认,“是,我和我儿子不亲和,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一出生就被你带走了,送到别的地方养着,有人对他灌输了一脑袋我不是好人的思想,怎么,这事是你指使干的,你不知道,反倒拿来指责我,人啊,要有是非,纵是有什么不好的结果,也结不到我身上。你们培养的人才,后果你们承担。再说,他是王上,即将上位的王上,承继的王朝是你打下来的,而他是你培养出来的,若是好,那么你的功劳,若是不好,那也是你的过错。与我可没有多大干系。你是不是想到这样的后果,所以恼羞成怒,才对我口出恶言的吧?不过,我不在乎!”

    策神拍了拍脑门,指着外面的星空,“很快我就自由了,离开这里,不再回来。我只是前王上,以后做个普通人,王室的事情将与我没有多少干系,这个星球我是不会再踏进一步了。牢笼似的,看着就让人气闷,有人代替我坐在这里,真是幸运。”

    雷森怒火燃烧起来,“我的王朝就让你这么不待见?”

    “不敢!我哪敢啊!你的王朝,你也说了是你的王朝,不是我的。当初在双角人宇宙咱们可是说好的,我只是帮他打败异族人,生死不论,打败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以后的事情我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我是自由的。我能答应帮你看着你的王朝,那是情份不是本份,可是你强迫我,出尔反尔,我凭什么就得待见你的王朝?没有道理吗!”

    “你的意思是王朝与你无关了?”雷森了放下杯子,盯着策神紧看。、策神摊摊手,又拿起笔在纸上画,“你说呢?本来就与我无关吗?我的功劳立在异族宇宙,不在这里,在这里大神他们每一个都比我有资格做在王位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大家寒心,让我一个半路出来的人继承你的王位,下面的不说,也难以服众。你在时还好,你不在时,稍稍出一点意外,人们就会群起攻击我,把我赶下台,到那时我的下场可想而知。我能容得下他们,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从我手里面接走王位,可不一定放过我。我若是还是一个茶叶商人,会和他们关系很好,不管谁坐在王位上都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你偏是这么做了,从来就没有替我想过,在你的眼中我是无足轻重的,你不是把我们这些超智脑当成你的儿子,你眼里面我们始终是工具,也只能是工具。所以,我可以不把我的想法当回事,因为你需要我这件工具坐在王位上,所以我就必须得去坐,不坐都不行。你说,这王朝和一件工具有什么关系?没有吗,半点也没有。所以你也别想我多么把王朝当回事。在我眼里面,这个王朝不如我的茶业公司重要,因为那是我感兴趣的,这王朝是你的成果,与我无关。”

    “可要是没有我的这个成果,你能享受如今的生活?没有我的成果做为保证,你能经营得起你的茶业公司?策神,做人要有良心,说话要摸着良心说。”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10/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