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得了我的传承,就别想站着看戏!”

    “秦川一行,你的历练成果应该有所体现了,再加上之前我跟魔佛斗法,如今你缓过神来,难道没感觉出什么吗?”

    这时,秦始皇开口,面色有些古怪,当下就让莫帅眉头蹙起。

    秦川一行,自己得到的帝武不是还在天上吗,而且那些真武之灵俺也没用啊,什么历练成果?

    最主要的是,你跟魔佛斗法的时候差点就把小爷疼死了,感觉个毛啊感觉?

    “咦?”

    然而,很快莫帅就露出惊奇之色,他一直处于紧张与激动的状态,倒是没怎么在意自己有何变化。

    但现在秦始皇这么一说,好像……体魄又强了?

    不,不对,不是体魄,是骨骼经脉,血肉细胞,是整个人的升华!

    简单说,莫帅现在的肉身强度虽然没变,可内里变化却翻天覆地!

    如果之前的六层金身是保他体魄强横,可媲美神兵的话,那么现在,莫帅整个人就是一具人形神兵,从内到外,全都坚不可摧那种!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呢?

    “很难懂吗?”秦始皇斜睨,莫帅在他眼里似乎就是个透明的,不管想什么,都能在第一时间被其洞悉。

    随后,秦始皇解释道:“秦川一行,你已经吸纳了我的不灭神性,跟魔佛的纠缠在一起,时刻淬炼你的五脏六腑,内里一切,不是吗?”

    “这个……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莫帅尴尬,那会他还兴奋了好一阵呢,知晓会给自己带来好处,就是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好处而已!

    见状,秦始皇继续道:“我跟魔佛斗法,看似给你带来了很大危险,但你可知,那其实也算是一场造化?”

    “嗯?”这下,莫帅是真懵了,差点疼死自己,这也算是造化?

    “在破碎中崛起,与寂灭中重生,此乃不死火凰的涅盘真义!”

    “我跟魔佛斗法,一个毁灭,一个再生,跟这涅盘术自有异曲同工之妙,你能撑到最后,得到的好处当然也无穷无尽!”

    “只可惜,你是天命所归,过早打断了这种较量,否则的话,你若能活下来,现在单以肉身而论,连很多神dìdū得给你提鞋!”

    莫帅:“……”

    他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骂疯了!

    你可去你大爷的神帝提鞋吧,要不是老子及时打断,现在尸体估计都硬了,还活个屁!

    “不对呀,你一直说我是天命所归,现在又说我打断了你们斗法,可在秦川秘境里的时候,我同样动用了金珠,也没见起多大没用啊?”

    这时,莫帅突然想到了什么,秦始皇跟魔佛较量,那可是俩大神帝的力量叠加在一起,但金珠依然摆平了一切。

    可在秦川秘境的时候,自己是万不得已,逼出了魔佛留在体内的不灭神性才侥幸胜出,俩相比较,总觉得说不通呢?

    “秦川之时,金珠受你驱动,且目标只为迎敌!”

    “而我跟魔佛斗法的时候,金珠是在为你保命,你说有什么不一样?”

    秦始皇开口,嘴角微掀,嘲讽之意甚浓!

    紧跟着,见莫帅蹙眉,似乎还不理解,秦始皇干脆撇嘴道:“你太弱了,金珠本能的潜力,都比你催动它的时候还要强!”

    莫帅:“……”

    他一阵无言,说到底,感情是拐着弯骂自己没用呢?

    “行了,退下吧,朕早就说过,我虽出手,但却不是为你所用,想杀人,自己去!”

    这时,秦始皇总算说出了心中所想,面带鄙夷之色,看向莫帅。

    闻言,莫帅顿时一怔,这才想起杀神和大王宫之主来。

    不过,我特么倒是想杀,可你好歹帮忙拦一下呀,现在俩个人分头跑,而且已经跑没影了,还怎么杀?

    “九鼎遮蔽之所,无人可出中原,你若想杀,大可一个一个去追!”秦始皇老神在在,一句话噎的莫帅半死。

    不过,他也总算松了口气,怪不得秦始皇一点都不急呢,感情早就把异国的后路给断掉了!

    而在此时,正如秦始皇所说,杀神与大王宫之主刚刚逃出生天,还没来的及高兴呢,就立马脸色发黑起来!

    前路被阻,杀神在途径冀州的时候被一口鼎困在了原地,大王宫之主也没例外,遭遇了豫州鼎的阻拦!

    若是放在之前,俩人见到九州鼎绝对会喜出望外,因为都知道这九口鼎的价值。

    可是现在,见识了梁州鼎的凶威后,杀神与大王宫之主却是说什么都高兴不起来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逆天机缘,而是杀身之祸,一口梁州鼎,活活将圣尊镇死当场,就更别提杀神和大王宫之主了!

    毫不客气的说,见到豫州鼎和冀州鼎的瞬间,俩大圣人心都要凉了,皆面带绝望,感觉前路一片灰暗!

    不过,等了一会后,俩人开始不淡定了!

    冀州鼎没有爆发杀机,豫州鼎同样如此,只是困着他们,将其纠缠在原地,令他们无法脱身而已,并未跟圣尊一样,被镇死当场!

    这样的情况,杀神和大王宫之主当然会努力挣扎了,最起码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随后不久,杀神就脸色更黑了!

    “孽种,果然是你在搞鬼,我早就该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莫帅,杀神若是还猜不出这一切跟他有关,那就白瞎活这么大岁数,还成圣做祖了!

    闻言,莫帅龇牙,并不在意,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口冀州鼎,很久才啧啧有声道:“怎么样,九州鼎的滋味,还不错吧?”

    “你别得意,那个人是很强,但他既然没追来,就说明脱离不了那片区域,我猜的没错吧?”

    杀神眯眼,言语中略带试探,同时也在打量虚空,想证实自己的推测!

    结果,莫帅很干脆道:“别看了,他不会来,说是杀你们有辱他的威仪,所以我才来代劳的!”

    杀神:“……”

    这特么的,被那个邪乎的剑灵当面羞辱就算了,而今这死神余孽居然还旧事重提,真是罪该万死啊!

    殊不知,这可真是冤枉莫帅了,人家秦始皇本来就是这么说的好吧?

    “孽种,别说你自己送上门,就是不来阻我,我也必将斩你,死过来!”

    杀神动怒,他觉得自己很可能流年不利。

    否则怎么会遇到那么变态的剑灵,还有这个早就该死的死神余孽,竟然在如此生死关头火上浇油,不杀他难以泄愤!

    下一刻,杀神爆发,圣人道果尽显,直接祭出杀手锏来,真武之灵脱离本体,演化出一尊顶天立地的魔神,抬起巴掌便拍了过去!

    结果,他愣住了,就是莫帅也心下一喜,暗道秦始皇有时候其实还挺靠谱的!

    秦川历练的成果显现出来了,莫帅没有演化神通,单凭体魄,竟硬抗了下来!

    “轰隆!”

    周围,山崩地裂,乱石穿云,但莫帅却纹丝不动,以常人之躯,抬起双臂,硬生生阻住了那只巨大的巴掌!

    这是什么见鬼的操作?

    最起码,杀神就不淡定了,当场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你只是一阶伪圣,连亚圣都还不到,凭什么挡得住圣人一击?”

    “嘿嘿嘿……”

    莫帅咧嘴,他哪知道凭什么啊,总不能告诉杀神,小爷我凭的是千古一帝,凭的是秦川之行吧?

    “杀神,你践踏中原,屠戮禁地,是时候伏诛了,去找教皇团聚吧!”

    顷刻间,莫帅动身,他早就不止一次屠过神,而今既然已经检验过始皇所说,那这杀神对他,也就没太大的用处了!

    “唳!”

    火凰横空,莫帅演化凰击手,以涅盘火开路,冲向杀神。

    这是他早就想过的对敌之策,死亡谷属性阴寒,最是忌讳这种至阳至刚的力量,扬长避短,才是莫帅一直以来的求胜之道!

    半小时后,冀州鼎退去,徒留一地神血,还有大口喘息的莫帅!

    说实话,凭自己屠神,还是比较吃力的!

    莫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直到最后动用了以身代针这种禁忌神通,才强行屠掉杀神。

    不过,进步还是显而易见的,这一次,他没有动用金珠,更没有动用天命神通,仅靠自己,仰仗那具体魄,斩掉了一尊圣人!

    又过了俩个小时,豫州鼎也退走了,大王宫之主被斩,周边的人赶到时,只看到满地狼藉,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而在这时,莫帅正龇牙咧嘴的躲在一处山脉里疗伤!

    他终究是有些托大,连续征战俩尊圣人,一直没有动用金珠与天命神通,结果就是,他差点被大王宫之主给活活撕碎!

    “看来还是得提高境界才行,伪圣之力,跟真正的圣人终究隔着一道鸿沟!”

    良久,莫帅疗伤完毕,神采奕奕的站了起来!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可以突破了,积攒了这么久,如果全力冲刺的话,应该随时都可以迫近亚圣关卡!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去浪费时间突破!

    毕竟秦始皇时间有限,自己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斩了圣师,乃至杀回天外天呢!

    殊不知,此时此刻,圣师也正抱着这个想法!

    不死岛,坐落在神秘且凶险的无人区,常年不见人影,称的上鸟不拉屎。

    但最近这段时间,不死岛的附近却一直都很热闹!

    妖族,人族,纷沓而至!

    先是龙鲤带了一大帮人过来,在毕方,黄金狮子以及紫金麒麟的膈应下登临母地!

    后面圣师又带来了数不清的高手,将整座岛都差点围起来!

    时至今日,不死岛已经再也没有半丝宁静了,尤其是圣师最近似乎做出了突破,居然连续带人冲击,好几次都险些杀上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0997/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