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雄武亲自在门外迎接,却看到萧擎苍也来了,顿时脸色一变。但他不敢在门口多说,怕恶了宋征,也是仍旧满面春风的将众人迎接了进去。

    萧擎苍一言不发,好像一位普通的陪客一样,跟在宋征后面进了城主府。

    落座之后,最先开口的却是秋长天这个老色鬼,他主动对明鸳鸳的招手:“小鸳鸳,过来坐我身边。”

    明鸳鸳明媚一笑,翩然而至坐在了他的身边他。

    秋长天其实有些心虚,他还真怕老爷看上了明鸳鸳,要是他真的开口自己现在身为马夫,也没什么好办法。

    所以一来就硬着头皮把明鸳鸳喊过来,其实内心极为紧张,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老爷的脸色。

    好在无惊无险,老爷连眼皮子也没抬一下。

    余腾空却是坐在一边,脸色铁青自从见到萧擎苍,他就是这副样子,他觉得今天的晚宴恐怕会不欢而散。

    偏生他什么也做不了,哪怕是背靠着北雄武,面对宋征他也无能为力。连孟啖星都死了,整个百战城谁能阻止宋征?

    宋征放开一双儿女,让他们开怀大吃去了,然后也不吊着北雄武和余腾空,当场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北雄武和余腾空露出惊疑之色,余腾空看了北雄武一眼,最终还是北雄武说道:“先生,莫要怪我多嘴,琼浆非同小可,若是一万灵钱一桶,必定可以将整个世界的琼浆商人吸引过来,可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宋征微微一笑,道:“找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好。”北雄武知道宋征要说一些机密,带着起身离开前往密室。宋征点名道:“余腾空、萧擎苍一起来。”

    想了想,他还是说道:“苏云姬也一起吧。”

    苏云姬大喜过望,先生的意思琼浆生意有苏家一杯羹!

    北雄武三人对于苏云姬的入选有些不大乐意,但是宋征开口他也不敢反对。

    进了城主府的密室,宋征问道:“可有灵浆?命人去取一些来。”大家一头雾水,但城主府中还真的存有不少灵浆。

    百战城外,灵浆池、灵浆湖数量众多。城外大片的良田,便是用这些灵浆浇灌。而城主府的后花园中,种植着一些珍奇的花卉,也需要灵浆才能盛开。

    所以城主府中常年准备着十口大缸,专门储备灵浆。

    北雄武传了命令,很快就有一桶灵浆送来。宋征抓起水桶来摇晃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就是琼浆了。”

    这一手本事,连苏云姬也没见过,几位大佬目瞪口呆,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他们面面相觑:先生莫不是在逗我们?

    宋征不耐烦的说道:“去把黄善喊来,让他喝给你们看。”

    北雄武咳嗽一声:“先生,人命关天,此事不可儿戏。”

    宋征摆摆手:“只管去叫他。他之前喝过,换了别人来只怕是不敢喝的。”

    北雄武还是不敢相信,犹豫着还是命人去把黄善喊了过来,黄善一听就笑了:“还是老爷照顾我,这等好事总能想着我。”

    他抓起水桶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竟然是一口气将整整一桶灵浆喝了个干净就算是将来琼浆降到一万灵钱一桶他也买不起啊,有这样的好机会当然要多喝。

    而一旁的北雄武四人看得目瞪口呆:“这、这……不要命了啊……”

    黄善喝完之后将水桶丢在一边抹了抹嘴:“老爷,他们是不是不信?那我在这里等着,让他们看看我死不死。”

    宋征嗯了一声,就陪着大家一起等着。

    其实北雄武三人已经有些相信了。灵浆的“毒性”非同小可,喝下去立时便会死于非命,哪怕是巨神层次也无法抵挡。

    可是黄善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屁事没有,还跟他们侃侃而谈。只是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

    若是宋征对着那一桶灵浆一番“操作”,添加什么解毒之物,或是以本身功力逼出毒物,他们可能相信得更快一些。

    但是晃了一下就行了?

    北雄武甚至怀疑,是不是下人弄错了,拿了琼浆过来。但是他也很清楚,现在整个城主府内没有琼浆!最后一桶琼浆六天前被他自己喝了。

    “匪夷所思……”余腾空终于开口,忍不住赞叹。

    宋征问道:“要不要再试一次?”

    北雄武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先生见谅,并不是我们不相信先生,实在是太过难以置信。先生稍候,我亲自去去一缸灵浆。”

    他亲自去搬了一缸回来。

    这一次宋征更加轻松,用手指在缸壁上轻轻一敲,水缸中的灵浆荡漾了一阵,然后宋征就说道:“好了。”

    “我来!”黄善大喜冲了上去,这一次却被北雄武拦住了:“我找人来实验。”他还担心是黄善本身体质特殊。

    他先用自己平常撞琼浆的银桶装了一桶,出来之后喊来十名下人,每人分了一碗。

    十人喝下去之后,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提升不少,这么珍贵的琼浆,城主大人竟然赐给了自己,十人感动不已,跪下连连叩谢。

    北雄武暗中观察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发现所有人都没什么事情,这才仰天一声长叹相信了。

    他回来之后,只说了四个字:“神乎其技!”

    几人之中,最激动的是苏云姬!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无穷无尽的琼浆,意味着滚滚不尽的财富,而苏家的这一份,不管多少完全是宋先生赏的。

    宋征缓缓开口,再次丢出一个震撼他们的消息:“这个方法,我会先传授给赵蟒和黄善,然后等到生意逐步扩大,你们……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和忠诚之后,可以逐步传授给你们!”

    北雄武身为巨神层次的命魂战士,听到这个消息倒也还罢了,萧擎苍、余腾空和苏云姬则是立刻呼吸粗重起来,若是自家掌握了这个秘密……钱景无比广阔!

    这个消息好到他们有些不敢相信,总觉得这是先生画出来的一张大饼,又或者是挂在驴子前面的那根胡萝卜,只能看到却永远吃不到嘴。

    应该是先生为了让大家卖命,丢出的诱饵吧。他们每个人都这么想,实在是这种秘密,对他们来说太过珍贵。

    不过宋征既然说了,他们心中便是不大肯相信也有了这样一个念想,于是办事更加用心,彼此之间也会进行良性的竞争。

    黄善反倒是愣住了:“传、传给我?”

    宋征心说难道让本官以后整天抱着一只水桶摇晃?这种苦差事,当然是你们了。

    这件事情,就在北雄武的密室中说定了,在这样重大的秘密前面,余家和萧家理所当然的放下了曾经的“恩怨”,老老实实的合作了。

    事实上他们都很清楚,宋征的行事看上去有些霸道,却是他们双方都能接受的最好结果。

    余家有了北雄武的支持,不可能放弃琼浆大湖;而萧家谋划了那么久,又是八大金门之一,当然也不可能轻易认输,现在的结果反而是最好的。

    宋征只看结果,他促成了这一次的合作就甩手不管,出去看孩子了。临走之前,他交代三家:“八大金门还有七家,十二银门还有十一家,他们都会轻易放弃,这些事情都交给你们。”

    “另外从长远来看,我们将价格压到一万灵钱一桶,等于是得罪了所有的琼浆湖主人,将来恐怕会有源源不断的敌人杀来,这些小事情我也不想管,你们自己解决。”

    四人一起说道:“先生放心,必不会让这些琐碎的小事烦恼到阁下。”

    宋征点点头,带着黄善走了,宴会大厅之中,宋小天和宋小圣吃的十分开心,云千千在一边两只小腮帮鼓鼓的,满足的咀嚼着。

    这些药膳远不如她自己做的,但是不用自己动手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倒是秋长天这老色鬼和明鸳鸳一副恋奸情热的样子,你喂我一口药膳,我喂你一口美酒,看的辣眼睛。

    都十二则不然,孤零零的一个人,却十分倨傲,将面前的药膳一一点评,说的一文不值。大师当然有这个资格。

    宋征将黄善和赵蟒喊了过来,当场就把灵浆便琼浆的窍门跟他们说了。不外乎是控制震荡,以震荡的波动杀死灵浆中的那些“极微小生灵”,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操作却不容易,两人都是一头雾水,准备回去认真实验,先要抓一些相对弱小的有灵之物做实验。

    在宋征回来没多久,这一场晚宴就结束了因为药膳被吃完了。

    北雄武四人商议的时间反倒是很长,出来的时候宋征他们已经先走了。北雄武一阵无语,五千人份的药膳啊,你们不到一个时辰就吃完了……

    他还不能抱怨,只能一个劲地称赞:“先生的公子小姐天赋异禀迥异常人,一看就是前途远大之辈!”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268/1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