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儿现在连宗门都不敢再呆下去,又希望你去援手,为什么我们反而不去救她?”地剑嗡嗡问道。

    顾青山道:“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地剑一顿,急道:“可是你遇事总有办法的,难道不能找到她的去向?”

    顾青山道:“你太看得起我了——她只是传递给了我一些情报,丝毫没提她的去向,这样的话,谁都找不到她,我估计就连末日也在追寻她的踪迹。”

    他轻轻活动了下白骨拳套,将手按在封印之棺上。

    咔咔咔——

    整个封印之棺随风消逝,显现出里面的东西。

    赫然竟是一堆白骨!

    这些白骨和顾青山手上的拳套产生了轻微的共鸣,旋即飞舞起来,化作片片骨甲,贴合在顾青山身上。

    顾青山手上的拳套与骨甲连接起来,形成一副完整的半身甲。

    “你的‘冰封之骨’拳套与白骨遗骸进行了融合,化作一套半身甲。”

    “骨甲:冰封之拥。”

    “这是末日同调的产物,处于假死状态,具备以下基础能力:”

    “冰封之握:两件冰封之尸的遗骸融合,才诞生了此甲,当你佩戴它,便会立刻感应到下一处遗骸的具体封印之地。”

    “末日同调奥秘(高级):低等末日听命于你。”

    “苏醒:当你获得六枚封印之章所埋藏的冰封之尸部件,它们将与幕一同苏醒,成为新的秘密末日。”

    “寄生之力:它需要被你佩戴或拿在手中,才可以从你身上汲取死亡之力,以此保持自身的存在。”

    一行形的提示符不断闪动:

    “特殊具现:幕并不清楚你将遇到什么,所以你可以自主从以下三项法则中选择一项,献祭所有使用冰封之尸力量的机会,催动相应能力诞生,对付当前的困境。”

    “法则:空间。”

    “法则:命运。”

    “法则:时间。”

    “——幕的意志与你同在。”

    顾青山看完,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

    太好了!

    果然不愧是幕,连这都能想到。

    这时他才朝地剑道:“我们不去救她,一是因为根本找不到她,二是不能去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几柄剑齐声道。

    “对,现在所有的时间都已经乱套了,但你们知道末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吗?”顾青山问。

    “你就当我是个傻子,告诉我吧。”洛冰璃道。

    顾青山道:“昨天,巨大眼珠在万神殿遗迹之中,朝着恶鬼道的方向前进,你们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地剑沉声道:“接下来不就是你与蕾妮朵尔死斗,然后世界之门打开——”

    它突然说不下去了。

    “世界之门将打开,一切都将毁灭。”山女接话道,声音有些发抖。

    “我们直接被将了军,”顾青山叹息道:“这个末日比白焰骷髅更高明,它把世界之门打开的那一刻移动到其他事情发生之前,这样就可以从那个时刻开始,把一切全部毁灭。”

    洛冰璃忽然道:“那岂不是快了?”

    顾青山眼中腾起熊熊战意,沉声道:“对,我猜它和白焰骷髅一样受了伤,无法直接让那一刻立即发生,这就是我们大家都还活着的原因,所以我们还有希望!”

    “我们要在那一刻来临前,凑够冰封之尸的六部分残骸,把幕唤醒,然后——”

    顾青山语气变得分外凝重:“我们要赶到恶鬼道世界,在我与蕾妮朵尔的死斗结束之际,让完整的冰封之尸苏醒并出战——幕将成为它,去把世界之门再次关上。”

    “巨大尸体跟我说过,唯有冰封之尸才可以关上世界之门!”

    几柄剑都有些震撼,一时没有再出声。

    顾青山解释完毕,已经不在多说什么,直接闭上双眼,与身上的白骨之甲进行交流。

    “时间……受控于末日,我不能惊动它。”

    “命运——太招摇,命运一动,蕾妮朵尔必然警惕,毕竟这个时候她身边还有两位命运女神。”

    “空间——不过我猜通往死斗最后一刻的所有通道,都被末日堵死了——其实这不用猜,必然是这样的结果。”

    “那就……”

    顾青山做出了决定,把自己的意念朝白骨之甲上传递去。

    “幕。”

    “我们需要力量。”

    “穿越一切末日的力量——”

    “能让我们顺利找寻冰封之尸残骸,并且无惧末日,顺利抵达世界之门洞开那一刻的力量!”

    一秒。

    两秒。

    三秒。

    战神界面上忽然冒出一行新的萤火小字:

    “你的白骨之甲具备了末日共性奥秘。”

    “末日共性奥秘(低级):专属力量,专精能力,能让你直接出现在下一处冰封残骸所在之处,又或者在其他末日之中自由通行。”

    “又及:你此刻已经激活了冰封之尸的第二个构件,当你收集齐所有残骸,你的末日共性奥秘将会抵达最高等级。”

    顾青山眼神微动,轻喝道:“走吧,我们去下一处封印之地。”

    他身上的白骨之甲爆发出一团光辉,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

    下一秒。

    顾青山从神武世界消失不见。

    ……

    虚空乱流。

    一片黑暗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怪物。

    它的身体足有一片大陆那么辽阔,通体冒着刺骨的寒气,终年躺在一片固定的虚空中,保持着沉睡。

    从来没有什么人敢来惹它。

    但是今天例外。

    虚空闪过一道白光。

    顾青山出现在这个怪物面前。

    他只是略一感应,就明白了当前的情况。

    ——第三个封印之棺正在怪物的怀抱之中。

    因为封印之棺不断散发出寒气,所以怪物依靠这种力量,才成长到如今地步。

    想从它手中夺走封印之棺——

    顾青山平举地剑。

    他预备出手。

    “小子,你想干什么!”

    识海中传来一道惊恐的声音。

    “怀里东西交出来。”顾青山道。

    “你这是打劫?”那声音怒道。

    “不,那是我朋友的身体,快交出来,不然死。”顾青山道。

    轰!!!

    顾青山放出星河圣人所有的力量,又将地剑的地抉与圣地一同激活。

    虚空之中有大风生起,以他为中心,带着滔天的杀意朝无穷世界扩散出去。

    那声音没有再响起。

    只见那片大陆般的身躯一阵蠕动,抛飞出来一具冰封之棺。

    ——显然在死亡的威胁下,还是性命重要。

    顾青山毫不犹豫,破开冰封之棺。

    只见里面是一块寒气森森的蓝色晶莹冰块。

    战神界面上冒出来一行行小字:

    “你得到了冰封之尸的血。”

    “你的半身甲与——”

    顾青山没看下去,直接把那蓝色冰块收了,立即发动“末日共性奥秘”。

    他从原地消失。

    某个火山环绕的世界之中。

    一名通体火红的巨人正在大地上缓慢的行走着。

    突然,一道光影从天而降。

    巨人立刻暴喝道:“是谁,竟然敢来打我宝藏的主意!”

    它朝着一座火山大步飞奔过去。

    一息。

    巨人忽然察觉到了某件事。

    它身上突然腾起惊天的杀气,疯狂怒吼道:“到底是谁?连个面都不露,就偷走了我的至宝!”

    ——顾青山拿了东西,照面都没打,已经直接传送离开。

    又一个世界之中。

    最强大的国度,正在迎来王者的登基仪式。

    那位征服整个世界的男人站在宝座旁,朝着一根枯瘦的手臂行礼,口中肃然道:“我向神圣之手起誓,我将——”

    劲风从天而降。

    不待所有人反应,那股风落在典礼台上,生起层层白雾,又消失了。

    宝座旁的男人怔了下,忽然发现自己对面的神圣之物不见了。

    “混蛋!有人偷走了我们的神灵之手!卫兵!亲卫队!”

    他怒喝道。

    典礼现场一片忙乱。

    又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死寂的星球。

    它存在于黑暗的宇宙之中,属于某个世界的一部分。

    在星球之外,一道白雾降临。

    顾青山显出身形,朝着星球略一感应,抽出地剑。

    他一言不发,只是挥剑。

    只见宇宙中暴起一道超越视野范畴的巨型剑芒,直接把整个星球切成了两半。

    顾青山垂下剑,伸出反手朝星球破碎之处一招。

    一具冰封之棺朝他飞来。

    “一定要赶上……”

    顾青山低声道。

    他敲碎冰封之棺,从里面取出残骸,看都不看一眼,径直从原地消失。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91/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