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她不在家吃晚饭了么?”

    见林千妤几乎被左旸强行“赶”出了门外,陈怡心中暗喜的同时,却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关上门回身走过来左旸,诧异问道。

    林千妤进门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在楼上折腾了这么久,现在时间已经指向了下午5点,陈怡和王颖已经在准备晚饭了,家里来了客人,于情于理都要做一顿像样的晚饭才行,这可不仅仅是礼貌的问题……

    “她有比吃饭更要紧的事去办,下次吧。”

    左旸淡然一笑,说道。

    “可是她的行李箱还在房间里面,要不我给她送出去?”

    陈怡紧接着又下意识的问道,甚至说话的同时已经有了相应的动作。

    “不用,等她办完了是自己来拿吧。”

    左旸伸手将她拉了回来,摇头笑了笑。

    回到房间之后,黑炭依旧趴在床上慵懒的晃动着尾巴,见左旸关上门之后,才用只有左旸能够听到的方式说道:“主人,为人改命可是要遭受天道报应的,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没有什么为什么,有些事觉得应该做,所以就做了。”

    左旸有些疲惫的躺在了黑炭旁边,刚才的神游太虚确实消耗了他不少元气,相比较而言那滴精血的影响就小的多了。

    事实上,左旸会这么做除了主观上认为应该做,其实与这次突破成为神相之后心中的领悟也是有一些关系的。

    之前,他就思考过一件事,那就是游戏世界虽然看起来暂时是一片法外之地,但实际上一切依旧在天道的掌控之中,只不过一直以来天道都只是采取了一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冷眼旁观罢了……否则,不管一个游戏设计的有多逼真,玩家的相貌在游戏中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投影,或者说完全就是一堆冰冷的代码与数据,这些东西是不应该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气息、甚至投射出心魔幻境的。

    更何况,不论他在游戏中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最终逆天改命所得的“经验值”都会结算在他身上,否则他的境界又怎会不断提升?

    这就好比一个玩家在游戏中不断升级,升级的信息如何能够瞒得过服务器,要真瞒过了,那得叫做“数据丢失”,没有服务器存档升了也是白升,是不是这个理?

    所以,虚拟游戏世界能够规避天道的说法,本身就存在着许多漏洞,而且有掩耳盗铃之嫌。

    而一举突破成为神相之后,他终于隐约理解到了天道的用意。

    天道每过几百年便会找寻契机开启一条绿色通道,拥有机缘的凡人有机会通过这条绿色通道化身锦鲤跃过龙门,这便是传说中的“天梯”,但同时这条绿色通道也是一种红尘试炼,在这场试炼中,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都逃不出天道的掌控,走错一步依旧是万丈深渊。

    这次开启的绿色通道,便是这个游戏世界。

    值得庆幸的是,从头到尾左旸所做的事情都随心而行,哪怕在游戏中也从未做过助纣为虐违背本心的事情,大概也是因此,他的境界才能够如此顺利的提升,甚至基本没有遇到什么瓶颈与桎梏。

    再看之前那个被他收拾了的“拳法芬芳曾先生”,这个人进入游戏的时间并不比左旸晚多少,但左旸进入游戏没多久就突破黄阶成了一名玄阶相师,但“曾先生”也做了不少事,却直到魂飞魄散也一直停留在“半步玄阶”的状态,毫无进展……这个对比,便能够看出一些端倪,哪怕在游戏中多行不义,也逃不出因果报应。

    所以,左旸悟了,真正的大机缘其实是本心,这红尘试炼炼的也是心。

    若是始终前怕狼后怕虎,终日只在计较报应得失,这便是迷失了本心,甚至称之为一种心魔也不为过,与自废武功无异。

    左旸原本也有这种心魔,适逢这个游戏的出现令他在某种程度上克服了心魔,但却并未因此有恃无恐胡作非为,只帮该帮之人,只救可救之人,一切从心一切从道,所以他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如此顺利。

    至于这一次出手。

    虽然对他而言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但就冲李卫华是消防员这一点,这件事他没有遇到了不说,一旦遇到就一定会出手,就像当初知道林千妤的父亲是苍龙总教官之后态度骤然改变一样,类似的人在左旸这里就是会有特殊优待。

    因为他知道,他可以安心的躺在游戏仓里玩游戏,到底是因为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小别墅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是林千妤回来了,这姑娘此刻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精致妆容,不但头发凌乱,眼中多了几缕血丝,脸上还有几处黑灰,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哪怕是这个样子看起来也依旧很容易吸引人的眼球。

    因为还不到早餐时间,不少工作室的成员都还没起床,因为昨晚消耗了元神,左旸也同样锁在自己的房间内睡懒觉。

    这姑娘则是一进门就直奔二楼,强行敲着左旸的房门把他叫了起来。

    “谢谢你!”

    门才刚打开一条缝,一个浑身烟火气息的身体便扎进了左旸怀里。

    “别……”

    左旸本来还想告诉这姑娘他的睡衣是昨天刚洗的,可惜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得了,又得洗了。

    “我没告诉他我的身份,他只知道我是一个曾经被他救过的市民。”

    林千妤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自顾自的说道,“他出警的时候,我打车跟着他们的消防车到了事发地,没一会上面就爆炸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战友抬了出来,防护服都炸烂了,你给的护身符也被烧得只剩下了一半。”

    “结果到了医院,不管是医生还是他的战友都不敢相信,他竟然毫发无伤,只是爆炸的冲击力太强把他震晕了过去……只有我知道,这是因为你的护身符保护了他,谢谢你,是你救了他。”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什么要求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啊?”

    左旸费了好大劲才将林千妤推开,而后神色郑重的看着她,开口说道,“一会你帮我把这件睡衣洗了,100%纯棉的,建议用肥皂水手洗。”

    “……”

    林千妤目光错愕,默默的捏紧了粉拳。

    左旸却继续补充道:“哦对了,还有,最近你在游戏里有没有搞到什么好装备,说来听听呗?”

    说好的上门送温暖呢,为什么又变成送快递了!!!

    “没有!就算有也不给你!”

    林千妤当即满头黑线,转身变向楼下走去。

    “要走了么?走之前既得洗了我的睡衣,这是你弄脏的,做人要有始有终。”

    左旸忙伸着脖子喊道。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82/799/